京东:写在去刘强东之前

日期:2020-04-06 21:29:13 作者:澳门尼斯人娛乐城 浏览:139 次

原标题:京东:写在去刘强东之前 来源:港股解码

互为代名词的刘强东据称卸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总经理,转由徐雷接任。

刘强东今年已先后卸任多家京东系公司的职位,大有退居二线之意,而京东的官方声明称此为正常的管理动作。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12月31日,刘强东依然持有京东的16.2%权益和78.7%的投票权。

京东:写在去刘强东之前

2018年9月的明州事件之后,刘强东与奶茶妹妹一改过去锋芒毕露誓夺热搜头位的姿态,变得十分低调,这次的退位似乎也筹谋已久。

京东:写在去刘强东之前

只不过,大权仍然在握,叔不再争头条而已。不论动机如何,刘强东依然持有大部分投票权,主导京东大小事务的决策,现在这个阶段就去评估KOL隐退对京东未来的影响似乎过早,相信东哥自己也未必知道。

那么我们就来扒一扒京东上市以来的业绩以及明州事件之后的表现,为历史留个Mark,看看在此之前是怎样,以后好留个记认进行对比。

誓与天猫竞比高

2014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京东,业务形式与阿里巴巴(09988-HK)旗下的天猫相似,同样经营自营商品交易,也为第三方提供交易平台服务,同时提供小额消费贷款。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的第四季,京东的年度活跃用户数为3.62亿,而阿里巴巴包括天猫和淘宝在内的中国零售商业年度活跃消费者达到7.11亿,明显与京东不是一个重量级,当然这包含了阿里巴巴更为完善的消费生态。

京东:写在去刘强东之前

从商品交易额(GMV)来看,京东与天猫的差距不算太大,但从下图可见,在2017年差距缩至最小后,2018年和2019年的差距又轻微扩大。

京东:写在去刘强东之前

与生态更为完善,而且收入来源更为多元化的阿里巴巴不同,京东的主要收入来源有两项——商品收入和服务收入,其中服务收入又分为平台和广告收入以及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的2019年,净商品收入同比增长22.74%,至5107.34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占其总收入的88.53%,净服务收入同比增长44.09%,至661.55亿元,占了剩余的11.47%。全年合计营业收入净额同比增长24.86%,至5768.88亿元。

见下图,2019年的净服务收入占比有较为显著的提高,主要因为物流和其他服务收入同比大增89.63%,至234.74亿元。

京东:写在去刘强东之前

优势在于物流和仓储

由于主要业务为自营商品交易,这种以流量赚规模的形式决定了京东的毛利率难以攀高,所以京东的毛利率仅为百分之十几,不过从下图可以看到,随着GMV的提高,京东的毛利率轻微改善。

京东:写在去刘强东之前

值得注意的是,自发迹以来京东区别于天猫的优势是时效快。与天猫一样,京东也从事线上直接销售和线上平台服务。线上直接销售模式就是直接采购和管理自己的存货,线上向消费者直接销售货品,并提供物流和售后服务。线上平台服务则是指公司作为中间平台,为商家和消费者提供促成交易的服务。

京东的竞争优势就在于及时和可靠的物流仓储服务。过往,阿里巴巴一直都依靠第三方物流仓储服务来完成快递服务,因为不论淘宝还是天猫,大部分为店家入驻,物流存货都是店家自己处理,灵活性高,同时也将口碑隔离,好坏全在于店家,平台的口碑风险相对较低。到这几年,阿里巴巴才通过入股多家物流公司和菜鸟,进行高端的多物流集合,组成“航母战斗群”。

京东主要依靠自己的物流,也为入驻店家提供京东的物流服务。

京东早于2007年就开始建造和经营自己的全国物流仓储架构,集中调配,所以京东更能通过物流仓储把控服务和速度,这是它的独特优势。

截至2019年末,京东在全中国17个城市建立了亚洲第一的超级仓库,组成亚洲最大的智能仓储集群。

2019年第4季,京东在成都和武汉一号亚洲仓储的两家超大分拣中心投入营运,每个分拣中心每天能处理逾100万订单,大大提高了京东物流服务华中和西南地区的能力。

这也是今年初的疫情期间全国停工停产之际,京东仍能保障物资运输服务没有停摆的重要原因。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全国性物流仓储优势代价不菲,不仅建造成本高,运营开支也不低,好处是在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中能够自行调配资源,确保物流畅顺。

我们都知道天猫和淘宝在疫情期间因为物流链中断而受到一定的负面影响。笔者在疫情期间,曾经见证了京东物流小哥的高效和称职。空荡荡的城市中,只有身穿红色制服的京东物流人员穿梭在各座楼宇派发抗疫产品,这就是将物流服务掌控在手中连接商家平台与用户的好处。

与其他电商对于今年首季表现未知的暧昧态度不同,京东在2019年全年业绩中预计其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收入至少有10%的增长。

正因为物流仓储对于京东的重要性,这项费用占了其较大项的开支(除经营成本以外),远高于营销和研发。不过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这项费用的相对值持续下降。

2019年,仓储物流费用占收入净额的比重由上年的6.93%进一步下降至6.41%。期内京东扣除仓储物流开支后的毛利率由2018年的7.35%,提高至8.23%。

从下图可见,2015年以来每一仓储物流费用支出产生的产品收入在逐步提升,到2019年达到了13.82元,反映其效率在提高。



上一篇:上一篇:刘强东卸任,京东回应!影响会很大吗?
下一篇:下一篇:江西省人民政府 头条新闻 坚决杜绝重大安全事故发生 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